普京仍被俄罗斯民众视为“救星”而不是“祸因”

时间:2019-08-23  author:米幸产  来源:永利游戏网站  浏览:33次  评论:183条

  俄罗斯卢布前几天上演的币值“大跳水”,让许多人看得目瞪口呆。看客中不乏对俄罗斯经济和百姓生活担忧的人,也不乏看热闹甚至看笑话的人。

  12月15日,卢布对美元汇率下跌13%,16日更一度创下1美元兑80卢布的历史新低。今年以来,卢布对美元贬值了一半以上。12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年度记者招待会上对俄央行采取的政策表示谨慎赞同,并对俄罗斯走出目前的经济困境表示“有信心”。在此之后,卢布汇率有所企稳,12月19日达到1美元兑换61.09卢布。

  即便如此,俄罗斯的“卢布危机”仍在继续,俄罗斯的经济寒冬恐怕不会在短期内结束。

  多重因素叠加致卢布暴贬

  油价暴跌以及美欧对俄罗斯的制裁,被认为是造成卢布暴贬的主要原因。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李建民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卢布贬值,油价暴跌和西方制裁确实是两个比较直接的外部冲击。”不过他同时指出,除这两个原因之外,还有其他多重因素的叠加。

  李建民研究员认为,从根本上说,卢布出现今天这种状况,首先与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增长模式长期存在的问题脱不开关系。在西方制裁和油价暴跌之前,从2013年开始,俄罗斯经济就已经进入了低速增长的下行通道。资本外流也是俄罗斯长期以来的常态,并不是在这一轮危机发生时才存在的。

  从外部大环境来看,李建民研究员表示,此轮卢布贬值与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带来的影响也有关。他说:“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带来的一个影响就是,美国经济要复苏、美元指数要走高,这会刺激资本从新兴市场回流到美国。另一方面,美元与油价、大宗商品价格是呈负相关关系的,但卢布却是一种与油价关联的货币,与油价呈正相关关系。因此,美元走高会带动油价下跌,从而使得卢布走低。”

  此外,李建民研究员还指出,卢布虽不是国际通用货币,却是可自由兑换的货币。“卢布的这种属性,让外部资金有‘做空’它的空间和可能性。而在卢布暴跌的这两天,确实是有一些做空资金进场的。因此也不排除这一方面的因素。”

  俄罗斯有哪些牌可以打

  在经历了暴跌之后,俄罗斯政府和央行立即采取措施开启“卢布保卫战”。俄罗斯央行在莫斯科当地时间15日临时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0.5%上调至17%,一次性“疯狂”加息650个基点。这已经是俄罗斯央行今年以来的第6次加息了。俄罗斯央行本月以来已经动用了8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来干预汇市。

  李建民研究员认为:“卢布能不能挺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油价会不会回升等外部因素。”仅靠加息,并不能完全遏制卢布贬值的趋势,卢布贬值的趋势在近期还会延续。如果卢布持续贬值,靠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救市也不具有长期的可持续性。仿佛是为了印证这一点,普京总统在12月18日的年度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俄罗斯央行已经在提供外汇流动性,俄罗斯央行不会在市场上浪费外汇储备。”

  在俄罗斯已经采取的措施之外,外界普遍还在猜测俄罗斯“卢布保卫战”还有哪些牌可以打。

  一种猜测是,俄罗斯是否会施行资本管制,控制资本的自由出入。在18日的记者会上,普京否认俄罗斯将会实施资本管制,并承诺会为企业提供更多帮助。“不仅会为它们提供外汇,还有卢布现金支持”。

  另一种猜测是,俄罗斯是否会恢复管制汇率。事实上,俄罗斯央行从今年11月10日才宣布允许卢布汇率自由浮动。12月17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召开金融经济形势会议时表示,对外汇市场实施严格管控是没有意义的,对稳定局势也起不到作用,因此政府将出台基于市场机制的措施。

  更有一种极端的猜测:普京是否会采取“非常”手段?比如给欧洲和乌克兰“断气”,或者根据俄罗斯国内通过的《反制裁法》,将西方在俄资本冻结或收归国有?李建民研究员认为,这几个极端选项普京应该不会轻易去触碰。

  李建民研究员还就一些记者关心的问题表达了他的看法和观点。比如,卢布暴跌会不会使俄罗斯重演1998年的债务违约危机?李建明研究员认为,这种风险是存在,但目前看来,俄罗斯的债务并没有面临违约的紧迫性。又比如,俄罗斯经济危机是否会外溢至别的国家?李建民研究员表示,俄罗斯的经济体量并不大,只占全球经济份额的2.37%,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不会特别大。如果说有“外溢”,可能溢出至周边的独联体国家,对这些国家的经济造成冲击。

  此论俄罗斯卢布贬值对中国有什么大的影响?李建民研究员并没有过多谈及。他说,由于中国与俄罗的合作方式主要集中在一些能源合作等大项目上,目前的俄罗斯经济危机对这些大型项目的影响还不明显。但是,卢比贬值也会对中俄贸易有所影响,比如中国出口俄罗斯的商品可能会由于价格增高而难以出口。另外,一些在俄华商也已经在这轮货币贬值中受到了较大影响。

  普京会更强硬还是会妥协

  一些舆论认为,俄罗斯目前的经济困境,有可能促使普京对外表现得更加强硬,将造成俄罗斯经济困境的祸首指向西方,从而缓解国内由于经济问题带来的矛盾。另一种完全相反的看法认为,经济困境有可能使得普京软化在乌克兰危机上的立场,从而换取西方减轻制裁。

  李建民研究员明确表示,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俄罗斯不会让步,因为这是普京在国内民众心目中重要的加分项。

  在18日的记者会上,普京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表态确实依然强硬。有记者提问:俄罗斯的经济麻烦是不是收回克里米亚的报应?普京说,“克里米亚入俄是捍卫俄罗斯主权”,他反问道:“美国从墨西哥那里偷来得克萨斯公平吗?我们拿回自己的土地反倒不公平?”

  不过,李建民研究员同时表示:“现在的国际格局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不一样了,现在的俄罗斯也不具备直接与美国正面对抗的能力。因此俄罗斯与美国直接对抗的可能性也比较小。”他说:“俄罗斯的外交风格是强硬又不失灵活性的,因此不排除普京会在乌克兰问题上灵活应对。在经济压力非常大的时候,只要西方不越过北约、欧盟东扩到独联体的这条红线,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寻求保持现状的妥协也是有可能。” 在18日的记者会上普京表示,俄罗斯支持通过政治手段解决乌克兰危机,并相信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愿意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石泽研究员也认为,西方与俄罗斯最终可能走向妥协的可能性比较大,只是“目前双方还没有找到平衡点”。

  事实上,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在伤害了俄罗斯的同时也伤害了自身。李建明研究员说:“以德国为例,德国有6200家企业与俄罗斯绑在一起,德国在俄罗斯的独资企业有800家,涉及就业人口达30万。俄罗斯限制欧盟食品进口的反制措施,也令欧洲蒙受损失。”另外,俄罗斯最近宣布放弃“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让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匈牙利等巴尔干国家感到“震惊”。欧盟内部在对俄制裁问题上的矛盾已经公开化。

  美国对俄罗斯的态度,看似简单实则并不简单。石泽研究员认为,制裁归制裁,但在反恐、阿富汗问题、伊核问题等国际事务上,美国仍需要与俄罗斯合作。而且,长期背着与俄罗斯对峙的包袱,对于美国也是个负担。所以从长远来看,包括美、俄在内的各方都有寻求妥协的平衡点的需要。石泽研究员还指出,12月6日,法国总统奥朗德从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返回巴黎时经停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的伏努科沃机场举行了短暂会晤,这一举动耐人寻味。这不免让人回想起,在2008年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冲突问题后,也是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赴俄罗斯后,开启了在僵局之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对话,直至2009年美国与俄罗斯关系重启。

  平衡点难找,博弈还在继续。最新的一个动态是,美国总统奥巴马12月18日表示,他已经签署国会批准的对俄罗斯新制裁提案为法令。对于俄罗斯经济而言,这无异于雪上加霜。

  俄罗斯经济未来两三年可能触底

  油价暴跌、卢布暴贬,许多人对俄罗斯经济的前途表示非常担忧。但记者接触到的一些熟悉俄罗斯和俄罗斯经济的人士认为,虽然让俄罗斯经济恢复元气仍需时日、仍需努力,但如果要在此时谈俄罗斯经济“崩溃”的话题,显然也耸人听闻。

  在18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普京表示:“摆脱当前的经济困境,最坏的情况是可能需要两年时间。”普京指出,或许明年一季度就会有所好转,但不确定因素也是存在的。

  李建民研究员认为:“至少在未来两到三年内,俄罗斯的经济形势仍将处于底部。至于拐点什么时候到来,还要观望。普京说‘可能需要两年时间’可能偏于乐观,俄罗斯真正完成经济转型和提振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那么,普京能做些什么来将俄罗斯的经济拽出泥潭呢?

  普京18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俄罗斯经济拥有乐观的基础来适应低油价,即使油价跌至40美元,俄罗斯也可以应付。他表示,当前油价下跌引起的经济困境,为俄罗斯优化经济结构提供了契机,俄罗斯可以借此实现各个行业的全面发展。李建民研究员分析认为,这意味着俄罗斯今后将继续扶能源和军工产业,同时积极发展进口替代产业,比如农业和食品加工业等。

  俄罗斯还在积极开展外交突围,努力实现能源战略布局多元化,为经济纾困。除了与中国签订能源大单,土耳其、埃及、朝鲜、韩国、印度和伊朗等国,也都是俄罗斯积极发展的新的合作伙伴。“去美元化”也是俄罗斯政治努力的方向。

  普京掌控力依旧

  “多事之冬”,面对强人普京,国际社会不免会联想到:经济困境会不会危及普京在俄罗斯的地位?换言之,普京会不会下台?

  对于这样耸人听闻的“猜想”,李建明研究员明确而简单地表示,在目前的情况下,俄罗斯出现政权更迭是“不太容易的”。

  在18日的记者会上,也有“不嫌事儿大”的记者向普京提问:关于如果暴发“宫廷政变”,总统是否有应急方案?普京回答说:“至于宫廷政变,请放心,我们没有宫廷,因此宫廷政变不可能发生。”普京表示,国家的稳定基于俄罗斯人民的支持。他说:“我认为,大家不会就我国的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策主要方向和我进行辩论,支持是存在的,因为人民感受到,我们,包括我在内,是基于绝大多数俄罗斯公民的利益在行事。”

  在普京召开年度记者会之前,美联社公共事务研究中心18日发布报告称,超过80%的俄民众依然支持普京。据美联社18日的报道也称,正当俄罗斯经济波动较为严重的时候,俄罗斯民众将总统普京视为一个“救星”,而不是“祸因”。

  本报北京12月19日电 本报记者 陈婧


最近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